當前位置:首頁 > 中電聯會員動態 > 電網

南國逐夢展雄姿 域外顯能創佳績

魯布革水力發電廠境外項目管理中心為“一帶一路”貢獻南網力量

時間:[2019-06-06 ]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作者: 
瀏覽次數:

  午夜,連綿不斷的群山籠罩在漆黑的夜色中。在美麗的南塔河畔,一座剛剛投產的水電站廠房內燈火通明。不知疲倦的南網人正在廠房里忙碌著,守護著這座“光明之源”,用源源不斷的綠色電力點亮老撾北部漆黑的夜空。

  他們是老撾人眼中的朋友、師傅、專家,他們是來自調峰調頻公司魯布革水力發電廠境外項目管理中心南塔河項目部的運維團隊。

  “從剛開始不習慣炎熱的熱帶雨林氣候,到適應現場生產生活,現在我已深深愛上這片土地。”魯布革水力發電廠境外項目管理中心南塔河項目部安全專責朱鵬程如是說。作為前期工作組成員,朱鵬程于2016年8月到達南塔河項目現場參與機電安裝工作,今年是他到老撾工作的第三個年頭。

  憑借多年的水電站運維管理經驗,魯布革水力發電廠境外項目管理中心曾派出技術人員參與緬甸邦朗、勐瓦兩座電站的運維與管理,2018年8月,又順利接管南塔河1號電站的運維工作,開啟了南方電網海外電站運維的新征程。

  作為調峰調頻公司“走出去”業務的先行者和排頭兵,魯布革水力發電廠境外項目管理中心運維人員克服了語言、環境等諸多困難,秉承南方電網“走出去”戰略,以嶄新的形象為“一帶一路”貢獻南網力量。

  重燃激情

  2018年7月去老撾南塔河1號水電站,是32歲的南塔河項目部助理技術專家焦一第一次出國,他沒有預料到的是,路程太過坎坷。

  他乘坐的車在原始森林里的一個半山腰上拋錨了,手機又失去了信號,同行的南塔河項目部副主任方南云和他不得不漫山遍野地拿著手機尋找信號,最后,看起來文弱的焦一徒手披荊斬棘,爬上了一座山的山頂,才好不容易聯系到了南塔河1號水電站的其他工作人員。

  焦一出發的一個月后,南塔河項目部安全監察專責冉涌和他的同伴們從羅平出發坐了三天三夜的車來到了南塔河1號水電站。他們平均年齡48歲,都是富有經驗的技術骨干,他們或許對工作本身不會像年輕人那樣有太多的好奇期待,而此次去南塔河對于他們來說,充滿了新鮮感,也重燃了激情。

  一方面南塔河1號水電站缺乏相應的技術人員,另一方面魯布革水電廠在這方面能力處在較高水準。一個有市場,一個有技術、經驗,兩相合拍,這些老水電工們就這樣走上了境外項目運營之路。

  異邦路不好走,山路十八彎,不少人暈車嚴重,但是他們大多是數十年相濡以沫的老同事,熟悉彼此的脾氣秉性,也知道如何互相照顧。

  到南塔河1號水電站之后,條件的艱苦還是超過了這些老水電工們的想象,地處北回歸線以南的南塔河1號水電站常年處于40攝氏度的酷暑高溫之中。停水、斷網、通信中斷是家常便飯,附近非常荒涼,距離最近的村落也有3公里,而且村落里的居民還在刀耕火種,蛇、蜥蜴、蜈蚣隨處可以看到,有時蛇甚至會鉆進員工的宿舍。

  “雖然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是看到當地的條件還是覺得很艱苦。”副班長王志強說,“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全新的環境、陌生的設備,一切都要從頭開始。初到南塔河,他們與設備缺陷斗,與惡劣的工作環境斗,廠房內外永遠有掃不完的灰塵和蟲子。

  “雖然電站小,但是工器具一點都不少。幾乎是一個電廠的管理體系壓縮到了一個項目部來做。我們對自己的要求比在魯布革水電廠還高。”魯布革水力發電廠境外項目管理中心南塔河項目部主任趙小昆說,“所以,外出派駐人員的工作量,幾乎是在國內時的兩到三倍。”

  走的是異邦路,喝的是異邦水,雖然身處南塔河,但他們執行的南網標準,一切都要按照規范和制度來。管理好南塔河1號水電站,于他們而言,既是企業之使命,亦是國家之光榮。

  這種使命感也是這些平均年齡48歲的老水電工們重燃激情的原因。在魯布革水電廠工作了30年的冉涌回憶起了一直藏在內心深處的一件事,那是1992年,魯布革水電站竣工,外國專家撤離魯布革時,他們帶著不信任的神色質疑地說:“我們走了,你們能夠運行得好嗎?”

  “眼下老撾和上世紀90年代的云南很像,對電力的需求旺盛,但又受限于自身的技術,所以在一些電站建起來后,委托第三方運維管理便成了一種必然。”冉涌說。

  而今,突出的業務能力和數十年的一線工作經驗讓冉涌順利競聘到國外工作。他感覺就像一個循環,從前是把別人的設備技術漢化、消化吸收,如今是帶著標有漢字的設備、帶著先進的技術走出國門。

  魯布革水力發電廠境外項目管理中心副主任的曾勇滔是80后,他也和當年的“開荒牛”一樣,知道苦,卻更明白到新的地方創業更能鍛煉人。

  所以,就算條件艱苦,他們的干勁卻是百分之二百,因為有強烈的自豪感和使命感,他們能感覺到時代脈動,中國越來越強大,南網越來越進步,自己的手藝也越來越精湛,他們正在努力踐行“一帶一路”倡議。

  揮淚實干

  實干的作風體現在每時每刻,體現在每一個南塔河項目部成員身上。

  焦一離開羅平縣去南塔河的時候,剛剛新婚燕爾。半年后回到羅平縣輪休的時候,妻子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老公變成了“和尚”,仔細盤問一番才知道,原來焦一忙到除了吃飯和睡覺都在廠房里工作,為了工作方便,更為了節約洗頭發的時間,他讓同行的老師傅幫他剃成了光頭。

  班長任鄭斌平常訥言敏行,但是他有一句口頭禪總是掛著嘴邊:“我們來到南塔河,就一定要把事情做好,不然對不起兄弟們,對不起魯布革,對不起雙調,對不起南網。”

  實干、奉獻的另一面往往是犧牲、淚水。“誰說我不想家。”趙小昆是條公認的硬漢,羅平縣是油菜花之鄉,他把電腦的桌面換成了羅平的油菜花,一個人加班到深夜的時候,有時會盯著這片只能在電腦屏幕上看到的家鄉的油菜花發呆,淚水打濕了鍵盤。

  “沒問題,聽從部門安排。”“沒事,在就把事情做好。”豬年的春節到來之前,趙小昆公布留守南塔河值班的員工名單的時候,多少有些于心不忍,甚至預設了不少員工會鬧情緒,但他沒有想到收到了如此爽快的回答。

  春節值班,只是意味著在春節無法和家人團聚,但是對于有些員工來說,在南塔河工作,意味著他們錯過了最后一次和親人見面的機會,留下了終身的遺憾。

  去年,值班員趙友能在南塔河接到了一個電話,被告知“母病重,速歸”,他立馬請假動身準備回國,然而還沒有出老撾國境,就接到了第二個電話“母親已經過世”,從此與母親陰陽兩隔。

  電氣管理專責方保剛也有自己的傷心事,在南塔河時,他被告知老婆腦出血,雖然他及時趕回羅平縣見了妻子最后一面,但是妻子已經昏迷,失去了意識,再也不能說話。不久,妻子就去世了,仿佛無聲地在等待遠行的丈夫歸來。

  功不唐捐,玉汝于成。終于,工作越來越駛上正軌,入駐電站后,魯布革電廠南塔河項目部編制了南塔河1號水電站安全生產責任制、設備缺陷管理、水庫管理等15項安全生產管理制度和現場值班、圖紙資料等7項行政管理制度。這些都保證了2018年10月26日南塔河1號水電站順利投運。

  2018年10月29日,老撾南塔河1號水電站順利通過72小時滿負荷試運行,實現全部投產發電,每年可為老撾北部提供7.21億度電,預計可讓200多萬人用上綠色電能。

  留下火種

  外國專家走了,雖然設備留下,但是技術也被帶走了,中方的工作人員只能望著設備發呆,然后依靠自己去消化、去學習,讓電站繼續運轉,這是魯布革水電廠人太過熟悉的場景,其中的苦楚和辛酸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然而,當他們自己在老撾成為“外國專家”的時候,他們選擇的卻是絕不重蹈覆轍,拼盡一切努力把技術留下,讓老撾人能夠依靠自己讓設備轉起來。

  “我們在技術方面對老撾籍員工是完全沒有保留的,在盡最大的努力幫助他們。”趙小昆說,“至少要培養出技術骨干,等我們走了,才可以安心地把水電廠交給他們運維。”

  不過,要把老撾籍員工們完全教會,讓南塔河1號水電廠后繼有人,在趙小昆看來,并非易事。

  從2018年7月30日開始,就有5名老撾籍員工跟著中方技術專家參與運維值班,這5名老撾籍員工全部有在中國的留學經歷,不過讓趙小昆撓頭的不是他們的中文水平,而是他們在電力方面的基礎知識非常薄弱。

  “舉個例子,我問一個在中國留學過的電力專業畢業的老撾籍員工歐姆定理是什么,沒想到他完全不知道。”趙小昆無奈地說。

  趙小昆在這些老撾籍員工面前好似一位嚴厲的師父,他經常指著主機線路圖隨機抽查徒弟們:“這個實際在什么地方?你能不能帶我去看一下?”

  而徒弟們因為害怕被提問,甚至會看到他走過來,就故意繞著走。

  嚴師出高徒,老撾籍徒弟們的進步,被趙小昆著實看到了眼里。“我們真的非常用心地在教他們,現在他們看主機線圖辨識設備,還是有不少進步的。”

  幾乎所有南塔河項目部運維團隊的中國專家都在對老撾籍員工傾囊相授,今天你給他們講這個設備,明天我給他們講那個設備,慢慢地,老撾籍員工在設備的認知上掌握了越來越多知識。

  與嚴厲的趙小昆相比,安全檢查專責朱鵬程則顯得溫和太多,他總是變著方法讓徒弟們鞏固知識。已經57歲的朱鵬程好像在與時間賽跑,他生怕退休時,無法安心地回國,因為沒有把徒弟們教好。

  教學相長,也有徒弟們能夠教到師傅們的地方,那就他們的老撾語。

  “根老、根巴,根那夢紗……”,晚上7點半,有趣的老撾語沙龍在電廠生產現場開場。小小的會議室里,你一句,我一句,雖然語調略顯生硬,但沙龍輕松的氛圍,為羞于開口的員工們也創造出了輕松學習老撾語的“語境”,此刻,白天是他們徒弟的老撾籍員工,紛紛變成了他們的“老師”,在“老師”的啟發下,大家慢慢樂于開口,樂于交流,在學習中也一邊了解風俗民情,一邊強化單詞記憶。

  23歲的維萊是其中一位老撾籍員工,他曾經在河南開封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學習水電站運營與管理。現在,維萊已經越來越適應電站的工作和生活,已經能獨立工作了。

  “我們都叫他‘未來’,相信南塔河未來會更好的‘未來’。”朱鵬程說。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韓曉彤 通訊員 侯海琳 曾勇滔 許興貴

  >>親歷者說

  雨林深處的中老友誼

  今年2月15日,電站下游3公里外的哈闌村,熱鬧非凡,歌舞滿天。在村民的盛情邀請下,南塔河項目部員工參加了哈闌村進村公路通車儀式,中老兩國友人一起載歌載舞,共同慶祝這個特殊時刻。原始森林深處,常有巨蜥、蜈蚣、眼鏡蛇等動物出沒,可想修路之難。電站建成后,建村數百年的哈闌村看到了打通對外道路的希望,在老撾南塔河公司的幫助下,哈闌村實現了通車夢。通車那天,南塔河項目部員工還為村里的小學帶來了書包、水彩筆、足球等文體用品,看著孩子們天真的笑容,我們覺得所有的辛苦竟如此有價值!

  每周三下午,電站營地3樓的會議室里,不時傳來朗朗的“雙語”讀書聲。“學生們”個個正襟危坐,仔細傾聽講臺上老師聲情并茂的講授。這是代表中老友誼的“南塔河雙語課堂”開講了,而上課的“老師、學生”則來自老撾南塔河1號電力公司的中、老兩國員工。“老師、學生”時常互換角色,通過這簡單的“一教一學”,拉近了中、老兩國的員工的距離,極大地方便了日常工作和生活,促進了兩國文化的交流。

  傍晚,“南塔杯”足球賽在落日的余暉中揭幕。中老兩國員工和駐地附近學校、村莊、波喬省軍區的足球健兒們齊聚綠茵場上,一場激烈的足球友誼賽,場邊陣容豪華的啦啦隊為足球健兒們吶喊助威,更成為一條靚麗的風景線。看場上,雖然是業余比賽,但雙方你攻我守,大開大合,場面很是精彩,各種經典撲救、傳射不斷上演,場邊助威的觀眾也情不自禁陶醉其中。一場酣暢淋漓的比賽下來,境外工作的辛苦早已拋至九霄云外,雙方增進了友誼,更為日常工作增添了活力。

  雨林深處,遠離親人、祖國,充滿了孤獨、艱辛,但可愛的“南網人”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和努力,守護好這座“光明之源”,踐行著南方電網企業文化理念,為中老友誼長存貢獻自己的力量。(南塔河項目部電氣管理專責 許興貴)

  >>水電站故事

  “攔截特大洪水,守護一方安寧”

  “我們幫其他國家搞建設,目的是在建設,但是也要注意保護,保護老撾普通民眾的財產以免受到損失。”這是趙小昆反復念叨的一句話,也是南塔河項目部全體員工的初心。

  2018年7月,臺風“山神”影響老撾全境,在多地引起強降雨并導致河流和電站水位暴漲,老撾多地深受洪澇災害。“攔截特大洪水,守護一方安寧”成為南塔河項目部新的使命。

  老撾雨季雨量非常大,卻不像中國的水電站有比較發達的水情測算系統,很多時候甚至需要用肉眼去觀測。這就需要員工24小時輪流值班,通過肉眼看水標尺的變化,來估算來水的情況。

  更讓南塔河項目部感到無力的是一些設備上的缺陷。“理論上可以下泄6000立方米每秒,但是實際檢驗下來,下泄到1800立方米每秒左右,下游的村落就會被淹沒。”王志強說。

  洪水面前,沒有什么比保證民眾的安危更為重要!運維團隊需要配合水情團隊的命令去操作閘門,水情團隊則要根據過往的經驗去預估入庫流量。

  這些一起共事多年的老同事,你一聲令下,我立馬操作,配合得天衣無縫,雖然過程緊張,神經一刻都不敢放松,但他們完美地完成了該次泄洪。

  泄洪在晚上進行,可是當班長正在安排夜班團隊工作時候,突然發現白天下了班的員工竟然又出現在了現場,“多一個人,就多把手,萬一團隊需要的時候,我們可以隨時都在。”他們是想讓其他同事能夠放寬心,工作的時候更從容些。

  最終,南塔河1號水電站頂住壓力,攔截住了這場特大洪水,為下游村莊防范暴雨、避免水災影響爭取了寶貴時間。哪怕在降水最多的幾天,電站下游的居民也沒有遭受洪澇災害。

彩票北京赛车单双大小技巧 道孚县| 高邑县| 龙江县| 越西县| 潞城市| 石门县| 信宜市| 若尔盖县| 翁源县| 井研县| 山西省| 额敏县| 五峰| 洛扎县| 乌兰浩特市| 兴业县| 启东市| 安远县| 社旗县| 泗洪县| 永嘉县| 界首市| 阿坝| 旬邑县| 黄冈市| 毕节市| 宜都市| 泊头市| 烟台市| 新昌县| 清流县| 江城| 保靖县| 赤峰市| 兰州市| 博兴县| 巴马| 昌图县|